CAR-T细胞疗法的应用前景似乎日渐广阔,资本开始踊跃加入,获得FDA批准也指日可待。

这其中,少不了一名女孩的故事。

2010年,5岁的Emily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经过几轮化疗,好像没起什么作用,反复复发,最后一次复发来势更为凶猛。化疗无效、造血干细胞移植无法进行,Emily剩下的时间以月计算

在与医生多次交流之后,Emily的父母决定让Emily冒险参加Carl的临床试验。尽管那时候Carl已经有了治疗成人白血病患者的经验,但是,CAR-T细胞疗法用于儿童患者是否有效、风险如何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然而对Emily来说,这似乎是她最后的希望了。

Emily的治疗并不是一帆风顺的,完全不像在一些媒体上看到的:一针下去,肿瘤消退。事实上,整个治疗过程非常凶险。在输注完第二批CAR-T细胞的当天夜里,Emily发高烧了。在转入费城儿童医院急诊室后,Emily病情危重,陷入昏迷,全身被插入很多根IV管维持生命。

医院召集了多名医生会诊。尽管医生们都知道Emily的病情是由于输注CAR-T细胞引起的,但是他们不知道Emily的身体内部正在发生的变化,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引发了如此严重的高烧,所以也不知道要采取什么措施。由于从来没有见过病情如此危重的患者,大部分医生倾向于认为Emily大概熬不过当夜。

幸运的是,Emily的母亲和Carl的团队都没有放弃。在紧急血液检查中,Carl团队发现Emily血液中的白介素6的浓度是正常值的1000倍,他们推测,Emily的危重病情,或许就是这超高浓度的白介素6导致的。而最最幸运的是,Carl知道怎么应对白介素6!

原来,Carl的女儿患有类风湿病,使用过一种叫妥珠单抗的药物。这种药物含有白介素6抗体,可以影响相关的细胞因子和免疫调节信号,产生免疫调节的功效。尽管这种药物还从来没有用于治疗肿瘤,但是Carl根据自己的经验,果断决定给Emily使用。

奇迹出现了!在医生为Emily注射妥珠单抗几个小时后,她的状态迅速好转,最后在她7周岁生日那天醒来——这时距离她昏迷已经整整过去了7天。输注CAR-T细胞28天后,Emily进行了骨髓穿刺检查,结果显示,肿瘤细胞消失得无影无踪了,Emily治愈了

CAR-T细胞疗法简史(九)

(艾米丽在治愈7周年时与她的医生合影)

后来,科学家们弄清楚了发生在Emily身上的症状,那就是CAR-T细胞疗法常见的副作用——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

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的出现,主要是因为CAR-T细胞是活的药物,当它们被抗原活化之后,马上开始进行指数级的扩增,一下子就能造出一支CAR-T细胞大军。它们在攻击肿瘤细胞的同时,会释放大量的细胞因子,促进炎症反应,以招募到更多的免疫细胞帮忙杀灭肿瘤。过量的细胞因子打破了人体的免疫平衡,对正常的器官和组织造成损伤。

现在,科学家已经知道怎样应对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了。通过使用妥珠单抗等药物可以控制该反应,遇到使用药物也无法控制的极端情况下,则可以及时清除输注的CAR-T细胞。

Emily是在2012年4月开始输注CAR-T细胞的,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10年。她每年都会进行复查,至今没有肿瘤复发的迹象。可以说,Emily已经是临床治愈了。

CAR-T细胞疗法简史(九)

(Emily每年都会进行复查,图片由Hillgene编辑)

2017年,FDA在批准了第一款CAR-T细胞产品上市。从此,CAR-T细胞疗法进入了新的发展快车道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